恐龙特攻队玩具你有哪些看过五遍以上的电影?(二)-我的名字叫九二

你有哪些看过五遍以上的电影?(二)-我的名字叫九二
少年时,第一梦想是成为特工或者间谍什么的红月卡莲。而由此引发的中二病更是让我成了一个脑洞清奇、时不时脑补出一些奇异画面的人。
初二时,一次趁父母宴客心情愉悦keyki,于是跑出去壮着胆子租了一张影碟回来,想强行完成违抗“上学期间不准看与学习无关的东西”的壮举。没想到,回家看到父上和母上大人的黑脸,就退缩了。

第二天,乖乖把碟子还了回去,租碟的大叔还问了句:怎么样,好看吧?
我苦笑着点点头:好看好看。
虽然到底由于家教严格龙蛇再起,没能看成,不过片名被我牢牢记在心里,以至于高考之后第一部下载到的第一部电影就是《十一罗汉》(Ocean's Eleven),并且,发现新大陆的我,直接一口气连着看了两遍。

典型的好莱坞高智商犯罪套路——当然,这是在后来阅片无数后才得出的结论。当年高考结束后,撒欢自由的我又一次惊为天人:
乔治·克鲁尼,牛人啊,咋演咋像侠盗大头目宫雍啊!可又隐藏的那么巧妙啊!崛越二郎!
布拉德·皮特,帅出翔啊鱼雷出击,咋看咋起范儿啊!我以后就要成为拉斯提这样的人物啊!!
马特·达蒙,真……萌——没想到那时候开始他就有萌属性了。
是的,一个将上大学之人李晓依,依然中二习性不减。人都说文科生想象力和脑洞都比较大,我那时自负自己一定是文科生中的文科生的次元壁突破者。

话说回来,当间谍是不可能了,当个智慧超群的侠盗式人物似乎还会有门儿的。尤其是,每当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恐龙特攻队玩具,或者遇到不尽如人意的人际时,就会翻出来,独自一个人看一遍。
最初,喜欢上这几个老爷们儿电磁风暴,是因为他们睿智又雅痞的处事态度。自古侠盗得民心,没辙,就是喜欢一遍遍看他们把对手当弱智一样玩的团团转。
后来野合万事兴,竟然在里面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台词,似乎隐隐有成为“社交红宝书”的潜力。于是,又开始迷一样的反复一帧一帧琢磨前后台词的隐含信息。没成想,在那个时候蓝百万,竟然坐在大学宿舍里,一边抠脚,一边无意间开始了自己的拉片之旅。

以至于,后来在家里养肥收割第一遍《越狱》时,反复暂停拉片,搞得旁观的老爸老妈心痒难耐,恨不得直接把我拖到阳台上绑起来,他们好直接看最后一集。
再后来,又在Ocean这一角色身上,不知不觉看到了一种对待爱情的坚守。这太奇特了,仗着自己是个荷尔蒙爆棚的大一新生,我毫不犹豫地与其他同学一样,牛玉强扎入了热恋的海洋。
可是性别游戏,如果放到今天,也许并不会那么惊奇,Ocean可以如此巧妙,又不伤和气地令自己的前妻知道,自己仍然多么的爱她。
但在那时毫无感情阅历的我看来,却佩服的五体投地,以至于,多少年在构思浪漫与诀别的情节时,脑海里都会第一个蹦出的台词是:Tess战地花开, I told you...

那是Danny Ocean在施计得逞之后,用最后一记苦肉计将自己安全从情敌手中转交至警察手里。对于他自己而言,盗取情敌名下赌场的巨额财富是一方面索求,从情敌手下赢回自己心爱的女人Tess才是更重要的事。
这句“我早告诉过你……”,没有怨责,没有抱怨,没有气急董万瑞 。从始至终,饱含爱意与自信。风度翩翩,不失承诺,好似所有少男的青春榜样。
当妙计在Tess眼前公布,当情敌做出放弃Tess而保护自己财富的选择时候,一切昭然若揭。

Danny Ocean:
What if I said you.
Could get your maney back......
if you give up Tess?
What would you say?
Terry Benedi:
I would say yes.
一切破碎与美好,始于偷盗,又终于偷盗神雕腥传。
不得不说福王朱常洵,好莱坞的编剧真会玩。这是不可能在国内电影出现的表现,偷盗被谓之侠义,十一罗汉的隐藏身份影射着社会中的那些黑暗与混沌的行业角落,爱情可以终归一个盗匪怀抱,強扮国家暴力机构成员欺诈盗窃同样来路不正的赌场老板……以前不可能,以后,恐怕也不会有可能。
可这部电影就是这么倔强的,用这些当年看来“三观不怎么正确”的方式,嬉笑怒骂着人间的那些不公和不正。
他们打抱不平,观众拍手称快——那时真的发自内心、毫无顾忌的拍手称快广铁集团招聘。所以王爷请息怒,这才是好电影,这才是十一罗汉。
你看,就连官方的中文译名逍遥小镇长,当年都带着希望解世间烦忧的一点点希冀。不然,为什么不叫做“十一好汉”呢。
- 终了 -
《十一罗汉》
《十二罗汉》
《十三罗汉》
单纯如我,
曾经竟以为这部佳作
可以一直续拍到
一百零八罗汉,
或者
百万雄师过大江呢……
标签:
作者:admin   分类:全部文章   日期:2016年04月19日   浏览:9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