倪宝铎漾濞山村里的客事“风波”-大理电视台

倪宝铎漾濞山村里的客事“风波”-大理电视台

倪宝铎

逢事办客请吃是漾濞山区群众多年流传下来的习俗,这本是他们热情好客的体现,但近年来却逐渐演变出一些大操大办、攀比敛财等不良风气。针对这一现象,漾濞县率先推开了城乡移风易俗客事从简工作,及时刹住这一不文明之风。
前几天,富恒乡罗里密村就着党训活动,再次对近期移风易俗客事从简工作进行安排,防止这项工作出现反弹。洒高密小组村民李勇也搁下家里的农活,赶来领取“新任务”。这个在三年前曾闹了一场客事“风波”的彝族老党员,现在已经是村里党员志愿服务队的一名队员,挂包着6户村民的移风易俗工作。

2015年3月31日起,漾濞县富恒乡推行移风易俗客事从简试点工作,要求群众除婚、丧事外,严禁办理其他客事,革除再婚办客、丧事多方收礼等不良现象,精简一切客事活动,并将其纳入村规民约。这项规定给风俗繁多的罗里密村投了颗“小炸弹”。尤其是已经定好4月份办客的李勇一家,因为一心想着按照习俗在这一年要为自己和老伴“立生基”,一年前儿子结婚时他们都没办客,如果这次办不成就太委曲了。

富恒乡罗里密村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罗光辉说:“很多老百姓认为,这两年来我都没有办过客,如果这种实施下来,我平时做客的钱就拿不回来,就想着赶紧突击办,把该收的礼钱收回来。”

然而,根据规定,李勇要筹办的这起客事违反了村规民约。乡、村、组干部及时上门劝导,但李勇想不通,还是坚持要办。眼看选定的“吉日”越来越近,李勇张罗着要为自己家的这件“终身大事”热闹一场。

李勇说:“这是我们习俗,祖宗传下来,我们罗武族(彝族“聂苏”支系)就是邀客,要大张旗鼓地办客,不管什么事,盖个围墙、大门,老人送葬、结婚、考大学,都是要办客的。”
村看村,户看户,群众看党员、看干部。李勇是村里的老党员,若是这次他的工作没做成,要在其他“观望”的群众中再推开只会难上加难。罗光辉他们便三天两头频频找到李勇家,反复劝导,一直到他家办客的那一天。

一边是本民族流传下来的多年习俗和非常讲究的仪式,一边则是自己的党员身份和不合规定的办客事由。经过3个多小时的思想斗争后,李勇咬牙最终做出了“停办客事”的决定,他含泪让到场的亲朋都各自回了家。
李勇也表示,作为一个中共党员,坚决服从组织的要求,讲共产党的原则,不能铺张浪费,现在讲移风易俗,说不行就不行,要改革,我不支持怎么成呢?所以我带头先支持。

就这样,这场僵持了半个月的客事最终被叫停。因为家人还有些怨气,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李勇就通过比算各种客事成本,分析各种政策形式,极力地说服家人和亲友,取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。在年迈的老母亲老父亲相继过世治丧时,他还率先在自家推行节俭办客。
渐渐地,家人想通了,也开始理解和支持李勇的决定,一家人勤俭节约,还用省下的钱加上各项政策补贴,再贷些款,盖起了新房。随着移风易俗客事从简工作的逐步推开,村里还组建起了党员志愿服务队,按照每个党员挂包3至10户不等的户数,结对全村226户村民,开展客事监督和服务,李勇和同村其他59名党员加入了这支队伍。

现在的罗里密村从以前大家公认的办客时人越多越有“面子”,吃得越高档越有“面子”,转变为大办特办、乱请乱做成了被大家笑话为“缺钱、敛财”的没“面子”之事,村里的乱办客之风已被大家摒弃。村民把节约下来的钱和时间用来发展生产,投资教育,村容村貌日新月异,群众出行日渐方便,村民的收入越来越高,文明乡风扑面而至。

开展移风易俗以来,漾濞县通过试点先行,逐步推开的方式,县、乡、村三级党组织联动,分级负责,因势利导,推动村民自治,成立红白理事会,完善村规民约进行重点约束,党员干部带头,着力在说服、教育、引导、惩戒方面上下功夫,大力推广“干群同向、确立一个目标;干群同心、制定一套规矩;干群同力,建立一套机制;干群同等,确定一个标准;干群同责,执行一个方案”的五同五一工作经验,客事办理中的一些不良习俗和客事活动过多、请客范围过大、铺张浪费等问题得到大幅遏制,文明、节俭办客新风成为共识。
大理电视台 综合报道
李思琦 整理编辑



标签:
作者:admin   分类:全部文章   日期:2019年03月31日   浏览:244